關閉
  • 江蘇大學附屬醫院
  • 醫院概況
  • 媒體聚焦
【今日鎮江】《江大附院重癥醫學科副主任張建國:“看慣生死,卻不能看淡生死”》
發布時間:2020-02-20 14:32 閱讀:
        今日鎮江訊 作為一名醫院重癥病房的醫生,對于生死,似乎早已看慣,然而,作為一名救死扶傷的醫護人員,對于生死,又怎能看淡?尤其是此刻,正處于抗“疫”一線的我市馳援湖北的醫護人員。
        江大附院重癥醫學科副主任張建國,是江大附院第一批馳援湖北武漢的醫護人員之一。從大年初二到達武漢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起,他已在抗“疫”最前沿連續工作了26天。“全力以赴,只要能為病人爭取到一線生機,哪怕再苦再累,都是值得的。”這是張建國面對生死寫下的答案。
        昨天中午1點30分,記者電話連線張建國時,他剛剛脫下厚重的防護服,開始吃午飯,“一套防護服可以穿4個小時,所以吃飯、喝水、上廁所這樣的事情,就留到換防護服的時候做。”每天早晨7點半,張建國在醫院附近的賓館換好洗手衣,套上羽絨服,就趕往醫院。到了醫院后,脫下羽絨服,就開始穿一層層的防護服,戴好帽子、護目鏡和口罩,開始一天在ICU重癥病房的工作。
        哪張病床的患者情況不太好,需要怎么處理;哪張病床的患者病情有起色,該鼓勵他下床走走了,這些都是張建國心里的一本明賬。醫院ICU從一開始的15張床位,到現在20多張床位,自己經手的這些進進出出病人的情況,張建國每天都會在上班第一時間進行梳理。
        ICU里的重癥患者大多插著管子上著呼吸機,他們對于疾病非常的焦慮、不安,有時甚至會很躁動。此時的ICU醫生,不僅承擔著病人的救治工作,還要充當心理輔導員,對患者進行安撫。
        有位老爺子因病情加重從普通病房轉到重癥科,氣管插管使用有創呼吸機,但患者一直躁動,又不能講話,呼吸機不停地報警。此時不能單純地使用鎮靜劑讓患者處于昏睡狀態,怎么辦?張建國低下頭,柔聲細語一樣樣地詢問:是不是插管難受?是不是肚子疼?是不是胸悶?老爺子都是搖頭。“當時我突然靈光一閃,問老爺子是不是家里有其他人住在普通病房,想知道他(她)的情況啊?老爺子留著眼淚點點頭。”張建國回憶說,當時他們趕緊和普通病房聯系,告知老爺子他的老伴目前病情穩定,老爺子知道后就安心了,后面的治療一直都很配合,“其實在藥物治療的同時,心理治療也是很重要的一個方面。”
        4個小時不吃不喝、馬不停蹄地工作時間總是過得很快,脫下不透氣的防護服時,不僅洗手衣全部濕透,里面一層防護服的表面也掛滿了水珠。如果值夜班,那么一天便是3套防護服,意味著全身就這樣濕了干,干了濕,反反復復3次。下了夜班,深夜回到賓館,有時候熱水一時供應不上來,便只好用冷水沖個澡,而此時的武漢深夜,氣溫只有4-5℃。
        “其實大家都這樣,用冷水沖個澡后,再泡點柴胡沖劑祛祛寒。”電話那頭的張建國,說起在武漢的個人生活,顯得風清云淡,“再疲憊,再辛苦,在救治患者這樣的大事面前都不值一提。”
         得知父親馳援武漢后,張建國上小學四年級的女兒曾給他寫過一封家書,這封信字字深情令人淚目。記掛著家人的張建國,每天都會抽個空和女兒視頻通話,讓家人放心。每每和家人通電話,張建國便尤其感慨:“每一個病患,都是家庭的一分子,他們的病情,牽動著家人的心,甚至還有些是全家住院。我是一名重癥病房的醫護人員,就算看慣了生死,卻不能看淡生死。救死扶傷是我的天職,所做的一切都義不容辭。希望所有的患者,都能康復出院,全家團圓。”圖為在一線的張建國。(通訊員 羊城 孫卉  全媒體記者 古瑾)
 

  • 上一條:上一篇:【紫牛新聞、荔枝新聞、交匯點】《連線武漢丨這個醫囑,“女兒”幫你搞定》
  • 下一條:下一篇:【今日鎮江】《江大附院呼吸科骨干護士張艷紅:“看到患者重綻笑顏,真美”》
  •  
    返回頂部

    江大附院
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江大附院
    官方APP

    江蘇大學附屬醫院(鎮江市江濱醫院)
    服務臺電話:0511-85026079
    體檢中心電話:0511-85021752
    化驗結果咨詢電話:0511-85025052
    網址:www.scrls.com
    急診中心電話:0511-85031120
    醫保管理辦公室電話:0511-85026152
    醫保政策咨詢電話:0511-85026807
    地址:江蘇鎮江市解放路438號
    Copyright © www.scrl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江蘇大學附屬醫院(鎮江江濱醫院)版權所有
    蘇ICP備12049452號-6  技術支持:辰星科技  蘇公網安備 32110202000202號  
    上海时时乐-首页_欢迎您